吻鱼

从事脑洞专业

本人文章均不允许转载。
不要大意地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w
我对自己作品不满意的不会点红心


神谷病患者,卡米亚女儿粉。
假面骑士萌新粉。
小交警保护协会会长
刀剑乱舞咸鱼回坑婶婶。
杰尼斯轻度中毒者。


深爱此夏,铭感相遇。
谢谢你认识我。

【剑始】一个星期天

※剑始剑无差
※天音小妹妹的失败计划
※剑始毫无自觉的日常
※ooc预警

天音是个黏人的孩子。
从前她腻乎父母,从能走路开始,跟着爸爸的鞋跟踏踏,影子在哪她就在哪,扒着妈妈的长裙不放,没什么力道的小手用最霸道的姿态挂在了专属席位,等待绾起长发的女人俯下身抱起她,总是含糊地喊着最初的稚嫩言语,不成调不成句,一双滴溜转的黑眼睛引来大人不住的呼唤,无辜狡黠地直眨眼睛,可谓是把两名刚晋升为人父母的新手夫妇追得够呛。
而现在,她追逐的对象是相川始。
即使在旁观人看来,前后者的性质相差无几,但小姑娘就是自觉有所不同,哪怕她也说不了什么所以然的话。
“我要一直跟着阿始哥哥!”
她这么自信地宣布。
“是呢是呢,也到了这样的年纪啦!”望着女儿的背影,栗原遥香女士感慨道。
才起床的虎太郎先生差点一个手抖把珍贵的牛奶人道毁灭。
“姐姐!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天音才多大啊!不要火上浇油了啦!这样下去小天音真的会被抢走的!”

星期天,一周内店里客人最少的时候。工作日再次逼近的紧迫让生活在都市中的居民们感到无所适从的窘迫,自然也无法在这个感知焦躁替换的节点选个好地方坐下,喝喝咖啡,晒晒太阳,尽情享受悠闲自得的时光。
显然,人生阶段还停留在小学生涯的天音小朋友没有切身体会到成人忧郁复杂的内心,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兴奋不已,即将启程。
全副武装。
手抓胸前淡色的亮光皮带,汗水扯着下半截的大头往前凑。
这个粉白的羊羔毛挎包可谓腹内乾坤——有还没完成的数学练习册一本,用来自查姿态和学着电视剧里折射偷窥的镜子一面,妈妈制作的大成功鼓励便当一份,同学给的生日礼物牛皮小钱包一个,周五手工课报废了一叠硬壳纸终于勉强完成的纸玫瑰一朵,表情狰狞的虎太郎特意交待保管放好的钥匙一串,还有从广濑那里拿来的能和阿始哥哥合照留念的手机一台!
除了数学作业,其他的肯定都能派上用场!
完美!
她满意地点点头。
就等着假装偶遇然后开始约会计划了!
今天阿始哥哥突然决定出门真是太好了!
指针差一分弧度,整点的钟声还在酝酿。
七点五十八分四十三秒。
门上的金属铃在开合中奏响,短暂又干脆,让她想起音乐课上三角铁被小棒捶打的浅浅呻吟,又像不久前她和妈妈听到的,公园阶梯旁街头艺人手中口琴,簧片吹拂后浮现的轻柔的震颤。
相川始走出门,衣柜里至少有四件的如旧风衣披挂在身,袖口,手肘,颈后,腰际,各处都有不大打理所致的褶皱,三折的楼梯似乎把距离拉得太长,他自第一层跃下,手掌和栏杆瞬间贴紧再分离,挤压老木的强大力量仿佛一段爆裂的错觉,衣尾摆过,轻盈敏捷,稳稳落地,不被关注的风衣因为半蹲的姿态扫在地上,惊起一阵薄薄的尘雾。
这样的近路走法并不罕见,那是假面骑士卡利斯出战应对undead时的匆忙,而此时此刻,广濑的电脑还在难得保持着它乖巧的静默呢。
卡利斯的坐骑孤零零地停在路边,主人甚至连一个关注的目光也没舍去。
是不需要摩托的行程。
天音藏在树荫里,侧身歪头望着过分迷糊的轮廓,那个从来是向自己奔来,于危难中张开的寓意守护的怀抱。
“到底是要去哪里呢?”

街道,店铺,敞开的门扉,展现琳琅商品,悄悄流露出一角笑语的玻璃橱窗,红绿灯,逆反方向的行人,车辆,四处回响的私语,机械轰鸣和按键音,一切事物在彻夜冰冷还未歇息的霓虹中后退。
天渐渐转凉,秋风不说友好,路边该长青的树也有了几分萎靡的气息,黄金红浸染的色彩不断挣扎,晃荡坠落,不知名的幼虫爬过啃噬的印记化成灰褐色的线条,像中学生美术作业上的涂改液纵横交错,那些反过来被比喻的蝴蝶给出最精致的伪装,蜿蜒周行,勾勒世上独一无二的符号。
相川始的步伐刚刚好,拖着略重装备的天音一路小跑,草草遮掩,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她认识这里,父亲曾高高举起她,伴随着远离喧嚣的某曲乡调,女白领涂抹发亮的发顶,稻草编织系着丝带的帽子,高挑男子没有方向的眼神,孩子们在人群中碰撞大喊闯出的道路,行色匆匆的气流和翻飞的衣角,她在最高的视野处看过这座城市的旧貌,这里也不例外。
“好像这附近还有游乐园……?”
人群中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
停下,回头。
起伏的气息阻隔着人与人的照应,陌生和熟悉被混杂的街道拥挤打乱,瞳孔镜头聚焦,放慢了的被注视者望着他来的方向。
明明看不清,却仿佛近在咫尺。
被发现了!
清亮的黑色里一定映出了彼端。
“我……”
“悄悄跟出来的吗?有和虎太郎好好说吗?”
想象之外的情节理所当然地上演。
相川始眼睛里的人恍惚间变换了模样,水光粼粼,倒影静谧,狂暴的情绪消解,坚硬的刀锋熔化,负面的事物退避远走,不仅属于她的期待冒着蒸汽,所有愿望都甘心融入涟漪波纹之中。
她听到另一个温柔的声音,她被另一个暖和的怀抱拥住。
多年前的风景再次拜访她的世界。
“那就一起走走吧,天音。”

剑崎低下头,让自己稍长的头发尽量不碰到女孩肉乎乎的脸蛋。
软软的手心蜷缩,勾住食指的僵硬未散尽,半抬不抬地犹豫着,天音强行握住的手缓缓放松,重新自由后,相川始反而有些不知所措。
剑崎把左手凑过去,冲他眨了眨眼睛。
“睡着了。”
相川始压低了声音。
“啊,小孩子嘛,光走这么远也该累坏了。”剑崎忍不住笑起来,“不过我还真没想到,她会就这么跑出来。”
“恩?”
“毕竟你出门啦……还真是有魅力呢,始。”
这样的调侃不能对进入人类社会不久的相川始造成什么心理影响,别提惹他脸红,现在这副疑惑的样子就够失败的了。
“讲明白一点。”
“好的好的……怎么说呢?我喜欢幼儿园的老师,小学暗恋女孩子,中学时还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哥们——如果有很在意的人,他们突然单独行动的时候都会很在意啦!跟在后面什么的……”
剑崎见对方依然不为所动的表情,晓得这番自己也不太懂的解释毫无效力,事实上,十分可怜的知识水平和文学素养也确实不能支撑他说出更优美精确的东西了。
“反正,就是天音很喜欢你就是了。”
“我知道。”相川始接受了这个说法。
“是啊,天音每天都喊着阿始哥哥最好了,就算是你也知道了呀!”剑崎加快两步,返回肌肉的压力舒缓了些肩头手臂的酸痛,“虎太郎每天都嘀咕着你抢他家孩子呢!”
相川始后退半步,用身子遮住后头紧跟的冷意。
“天音也很喜欢他。”
“那是小孩子别扭的撒娇和大人故意的吃醋!互相乐在其中!”
“为什么?”
“我哪知道啊……”
黑夜更加肆意地浓郁,傍晚的道路慢慢褪去太阳的温度,桥下的潺潺水声和着女孩小小的呼吸,剑崎闭眼哼起妈妈才唱的歌。
“看路。”
“诶,我有好好看路啦!”
“你没有。”
“但是——”
对话中断,因为有谁遥遥地大喊着。
“喂!要赶不上晚饭咯!”
橘色的灯火燃在高处,饭后散步的路人被霸道的晚风吹跑,一小片漆黑伫立在明亮之前,抢走了星星的光,双手来回挥舞。
“你们回来得太晚啦!”
月亮自乌云里探出,悄悄转身,拉长了归途的影子。

评论
热度 ( 37 )

© 吻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