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鱼

从事脑洞专业

本人文章均不允许转载。
不要大意地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w
我对自己作品不满意的不会点红心


神谷病患者,卡米亚女儿粉。
假面骑士萌新粉。
小交警保护协会会长
刀剑乱舞咸鱼回坑婶婶。
杰尼斯轻度中毒者。


深爱此夏,铭感相遇。
谢谢你认识我。

菡萏与小荷

※复检和失眠
※其实是个单恋百合故事
※我还好奇有没有人能猜到完整版故事脉络到底是啥

枯黄自顾萎靡着,沉入模糊杂乱之中,那决意的样子倒也像十成十,却仍留恋那几步,不肯继续。
而我不同,谁也赶不上我。
早在些许苍白的毛绒漫攀枝干时,方向就已妥当地立下了。我常常站在亭边等待阿姐的影子,等她虚掩的笑和胡话,做个乖巧的孩子,演些甜甜的笑。
当然,也不光在这,人既好好地长了双腿,自然该去四处走的,我也到过窗边,砖墙矮楼的窗边,隐约窥见枕头脱线的一角,还有床上的一个半人,橙黄色调的灯光把什么都晒得陈旧,织花图案和玻璃瓶都像上世纪的遗物,干瘪的骨头也随时埋进棺材一般,使点力气便稀稀拉拉掉那细碎的灰土。还有别处,像那...

2018-06-24

还有俩星期,这六斤能不能瘦下来!!!

2018-04-19

2018的四月。
大概是时代在向我告别,
而我过分惊愕,
匆匆,
匆匆地回想,
我喜爱的零落着
要飘向何方。

2018-04-15

告别三位数。
五月十一号以前九十斤,考试季前八十斤。
能完成的话暑假保持三日更!!!

FLAG就立在这!!

2018-04-12

做梦梦到两只水蛭钻到肉里,肩膀上一只,腿上一只,在皮下扭动,然后很快跟着血液或是别的什么消失,往身体其他地方去了。
然后照旧吃吃喝喝没理它们,甚至打算安然等死。
(梦里)晚上好像和谁生气了,正在狂捏马卡龙的大脸蛋。
被突然出现的青江摸摸头,结果我还没撒娇抱抱他,他就先自顾自在我床上躺下了,肩甲磕在墙边,发出声响,白装束同肩膀分离,怀着褶皱平铺在他身下,深翠的发丝散开,阴影杜绝,露出异色的两只眼,非常美丽。
他牵住我的手,用本体划开我的手腕,很多血,不包括他指缝里原本就有的锈腥,染红被单,粘稠的液体中还有一只血里膨胀臃肿的水蛭。
还是懒懒的样子,他拉起我的手侧过头,轻轻亲吻伤口。
“乖,我现在很累,剩下的,...

2018-03-28

怕是要背锅而死,呵呵。

2018-03-27

【切狩切】精灵乐谱

※农历生贺! 送给@卷毛鸟正切
※其实是童话AU小番外
※小裙子当标题系列

01

巫师找到木灵的时候,是黄昏。
暖橙色的纱雾飘浮在太阳影子的微风里。
久留半日的露水放弃挣扎,跟随温度一同消弭,叶尾锯齿继续分裂叉开,在末端极尽蜷缩,崩落下碎屑,于是残余的深色痕迹也被扯到了看不见的地方。
空中不止那些叶子,还有脱离躯体的轻薄翅膀,根部没有伤痕,只是自然而然地无法挽回,与曾经相接的肢体告别,而它本身——和碎叶别无二致的裂纹和缺口——再也不能支撑飞翔的震颤。
在夕阳下,这座森林才慢慢显露它的暮气沉沉。
“你还没枯萎吗?”
巫师张口,他凝望的眼底什么都没有。
“我不会枯萎的。”木灵从枝叶后面探出脑袋,“我比他们都厉...

2018-03-24
1 / 11

© 吻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