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鱼

从事脑洞专业

本人文章均不允许转载。
不要大意地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w
我对自己作品不满意的不会点红心


神谷病患者,卡米亚女儿粉。
假面骑士萌新粉。
小交警保护协会会长
刀剑乱舞咸鱼回坑婶婶。
杰尼斯轻度中毒者。


深爱此夏,铭感相遇。
谢谢你认识我。

【刀剑乱舞】雁日记01

加州清光○其一

※ooc预警
※中篇
※婶婶无CP亲情向
※后续会有刀刀间的CP出现
※一位女婶离开本丸之后的故事

故人冬常聚,故人春常离,是雁,南来北去。
——————————
今天是审神者离开的第八天,等候了一个星期之后,我可以确定,她又一次悄悄消失,不知道何时才会归来。
我在早餐聚会时对同僚宣布了这件事。
“你们怎么看?”
“意料之中。”
笑面青江放下碗筷,他大概是要表现坦然的样子,却不自觉地后仰了几分,试图借兄长数珠丸纤细的轮廓,将他难察的神色悉数藏起,而极化后更为挺拔的身形难以缩减存在,抵住案几的手指仍留在大家眼前,每一寸都攥紧发白。
那样淡漠的语气,故意拖得很长,接触到空气的瞬间,便生出冬日白雾,徐徐升腾,攀到我们所有人的脚边、膝上,待肩头也冻结时才了,要把气息都尽绝似的。
他当然是极有发言权的,本丸里谁不知道审神者最喜欢他,近侍也是不歇地当,每见小小巫女在廊下窜梭,一旁定有离她一步远的绿色影子。
“意料之中?谁的意料?”
四个字堵着,终于有人开口了。
说话的是萤丸。
来派坐在我更近的地方,我能看清他眼里的光,熟悉的碧绿,激荡着烛火和刀光,情绪都聚焦一处,万物骤亮,宛如陨石擦过,激起灰蒙的夜,在颤抖中霸道地燃烧。这振环绕夏夜萤火传说的大太刀,已然是完全被激怒的模样,
“好吧,算大家多少知情,怎样都能体谅吧。但既然一清二楚,这么久了,就没有谁好好问她,好好和她说吗?都避重就轻?都不想担这份危险?还是觉得不会有问题的——因为她向来都温柔体贴。”萤丸噼里啪啦地喊着,顺手把帽子往明石怀里一甩,环顾扫过在坐,深吸一口气,“现在有谁愿意承认,你留下她的心比我弱?”
沉默终于消弭了。
这样一番话过于粗暴、过于锐利,仿佛个个身无刀装,按序排好队被钉死在演练场上,任由能一打三的娇小大魔王直冲门面砍,伤痛在心口钝钝地徘徊,四肢牵连一体,几欲破碎地挣扎着。
几乎没有人能接受点头的选择。
最先躁动的是粟田口,他们占着大片位置,任何窃窃私语交相重叠,都汇成滚雷蕴时远远的闷响。
乱握住药研的手,喃喃道:“我以为没事了……明明大家都说已经没事了……”
一期和药研凑近安慰,冷和疲惫浸透脊柱,具体说了什么已经很难听清了,我耳边只有碎语拢聚的嗡嗡,这不算宽敞的和室顿时又挨了一层,混乱的呼吸狭隘地彼此拥挤。
“可……”厚话没说完,被邻座的鸣狐按回原地。
我伸手抚摸软骨,默念着“松鼠和老虎”,竟真的让耳鸣消减一二,只是酸痛依旧坚强地盘踞,死死缠绕。
缓过神的耳朵未能歇息,热闹的粟田口席一人一句的山哭海啸继续,在关切和担忧间,我迅速地捕捉到了五虎退微弱的哭声。
像他伴生的小老虎初生,从帽子里探出脑袋,那沾满了惊恐,轻又怯的呜咽。
五虎退,是初锻刀。
没有比这一刻更糟的了。
思及五虎退的瞬间,我开始不可抑制地回想,回想久远的过往——早到身穿绀色长裙的少女刚刚踏过门槛,在狐之助的引领下走到庭中,风迎她的裙摆,叶簇簇铺就柔软的路。
她好不容易满意了眼前漂亮的景致,边抱怨着以后要大搞绿化,边放下怀里的刀剑,合眼,慢慢运转灵力。
深红在她指尖泛起涟漪,无数星点自百年的回响中惊动,匆匆临世,萦绕漂游,集聚于此。
“我,加州清光。被称为‘河川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喔!不易操纵但是性能一流,正在募集能够经常使用并且会爱惜我、还会装饰我的人。”
风暂停时,有花落,她仰头望我。
她的脸颊晕了两朵霞云,在我的注视中升温,慢慢变作某种恰好的红扑扑,像是我曾见过的,某个朦胧的衣角,像是我想涂在指甲,静静留住的向往的色彩。
是啊。
我是她的初始刀。

评论
热度 ( 1 )

© 吻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