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鱼

从事脑洞专业

本人文章均不允许转载。
不要大意地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w
我对自己作品不满意的不会点红心


神谷病患者,卡米亚女儿粉。
假面骑士萌新粉。
小交警保护协会会长
刀剑乱舞咸鱼回坑婶婶。
杰尼斯轻度中毒者。


深爱此夏,铭感相遇。
谢谢你认识我。

☆是七夕贺文哦

“你要去哪?”
那种非常平和的语气,像是课间碰到面,询问左右转还是上下楼。
沉入梅色调的花瓣懒懒挂在枝干,所有鲜嫩干枯褶皱之后,声响却更脆些,一面奏,一面吹碎了,演花期的另一场纷纷。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少女柔软的发丝依着云霞流过一趟光,乌黑泄下,焦糖渐渡,话语推耸肩膀时,有风向彼涌,卷走柠檬和红豆的香气。
她关上窗,收到患病同学打着喷嚏的感激,于是风和花都被锁在了外面。
太阳也是。
“喂……”
灯从头顶小小的一点,那被黑虫灰尘包围的框架里闯出来,一盏一盏地引燃天空与城市。
颤抖的,在唇齿犹豫的,朝无辜进发,把漂亮的光景模糊成对焦失败的镜头,刻下霓虹拉长的影子。
她没有动,只是站在那,远远地望着。
因为心有灵犀,或是吓得无从开口。
欢笑留在浴衣正中的灯笼花旁,盛会散场,再多战绩的纸勺也浸透了水,沿着裂口破开。
烟火和金鱼意外装点过夏夜。
此前,此后,此刻,都同她无关。

——————
2027.09.25
小雨

她为新裙子染好的头发,等了很久,到我庆生那天,突来的兴致,替她修了边角,把值五百的染料彻底弄没了。
赔罪的礼物是镌刻她名字的戒指。
我喜欢的,纤细的,银制的戒指。
但是并不值什么钱,可能会生锈,待到变丑,再不舍得,也能要丢掉了。
她喜欢一个人逛商场,旅行,去KTV。
我出现之后,她还是喜欢一个人。
只是我被容忍,被温柔地抱起。
她像芍药鲜明的眉目映入,我便学会呼吸是灼热的,开始仿她胸口起伏,对镜临摹,扣紧心脉,勉强才学到七七八八。
如果长路的幕布似她发尾,路旁花朵肖她唇色,就足够我驻足。
有人可能要怪罪谁,于是把她拉出来,往她脖子上套绳索,卡死她的喉咙。
因为我发过和她亲吻的大头贴,点了她一样的痣,努力打工送给她三个达菲包包。
因为她睡在我胳肢窝边上,却不和其他人宣扬我佝偻的身躯,我匍匐的骨头。
因为她知道我咔嚓作痛的攀爬去了,还是选择在最后出现,目送我登的背脊。
因为她选了一身漂亮衣服,化好妆,用上了这辈子最大的勇气。
因为我倒吊在夜幕里,所以她也该绞死在过去。
不是的。
喜欢她的人,会告诉你,是我多余地纠缠,耽误了她的青春和梦。
她怕虫子和蛇,她也有勇气边流泪边赶走鬼怪。
她是好学生,好画家,好姑娘。
是我爱的人。

评论
热度 ( 5 )

© 吻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