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鱼

从事脑洞专业

本人文章均不允许转载。
不要大意地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w
我对自己作品不满意的不会点红心


神谷病患者,卡米亚女儿粉。
假面骑士萌新粉。
小交警保护协会会长
刀剑乱舞咸鱼回坑婶婶。
杰尼斯轻度中毒者。


深爱此夏,铭感相遇。
谢谢你认识我。

【切狩切】精灵乐谱

※农历生贺! 送给@卷毛鸟正切
※其实是童话AU小番外
※小裙子当标题系列

01

巫师找到木灵的时候,是黄昏。
暖橙色的纱雾飘浮在太阳影子的微风里。
久留半日的露水放弃挣扎,跟随温度一同消弭,叶尾锯齿继续分裂叉开,在末端极尽蜷缩,崩落下碎屑,于是残余的深色痕迹也被扯到了看不见的地方。
空中不止那些叶子,还有脱离躯体的轻薄翅膀,根部没有伤痕,只是自然而然地无法挽回,与曾经相接的肢体告别,而它本身——和碎叶别无二致的裂纹和缺口——再也不能支撑飞翔的震颤。
在夕阳下,这座森林才慢慢显露它的暮气沉沉。
“你还没枯萎吗?”
巫师张口,他凝望的眼底什么都没有。
“我不会枯萎的。”木灵从枝叶后面探出脑袋,“我比他们都厉害。”
巫师赞同了这个说法,在松鼠和麻雀口中不如以往漂亮的森林,日渐蒙上青翠,萎靡的青翠。鲜嫩的是木灵的脸和手,白的净洁,红的晕染,透出生命明亮的光。
“你也比他们更漂亮。”

02

木灵被巫师带回家,放在高台上。
那本来放着玻璃罐,大概装的是蘑菇味的鸟指甲,或者变味的薄荷,总之不是什么有用的东西。
现在,这木屑羽毛堆的小小的窝,归别人了。
“你喜欢它吗?”
“喜欢。”
木灵点点头,小手来回抚摸着一片柔软。
“他们悄悄被遗失,现在能好好休息,就像呼吸一样。”
“那你大概不会喜欢外面。”
幽焰一个接一个点亮,触动绿色的藤蔓和荧光,代表河流、草木和山岭。
“外面的总是强取,不肯听建议,总觉得我是什么危险。”紫色的身影蹲在壁画西边的白沙旁,话语间甚至有些委屈的意味,“从来没有能说话的生物这么奇怪。”
“那他们就很讨厌啦。”
小家伙晃晃脚,轻飘飘地落在长袍的尾巴。
“以后我听你说吧。”

03

巫师哭起来很小声。
因为木灵踩到了他的头发。
“所以巫师真的是心须啊!”
“可能只有我是吧,我不清楚……”
“我只知道你一个巫师嘛。”
呜咽终于压得差不多了,巫师抬眼,从兜帽的边沿看着小家伙的脸蛋。
“我记得……木灵好像会和周围的生物同步情绪?”
酸涩的滋味一下占领鼻子。
“诶?”
“你哭了,但是,没关系。”
绒布滑落,一节白净的手指小心凑近微肿的眼睑。

04

“木灵已经两百年没出现过了。”牵着狗的猎人揉了揉鼻子,“你确定要进东边?”
年轻人沉默地旋动手环,浑然不觉前辈字句里的其他意思。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
“啊?你没看文献吗?”
一向缜密的新秀犯下错误,这让资历满身的人万分快意,不由咧嘴笑起来。
“上一次是八十六人的联合猎队偷出了木灵,从一个巫师手里——你说那样阴沉沉的家伙哪知道木灵的用处,喜欢太阳和流水的木灵可真别被巫师药园里的奇形怪状吓坏才好。”
“然后呢?”
手心不断冒出的瘙痒在皮肤血肉的里外翻滚着,眼前的树影渐渐变成沉吟的老者,耳畔悉悉索索的脚步遍布四面八方,青年握紧枪把,却被喉咙里异样的堵塞夺走更多力气。
好像什么都听不到。
“然后猎人们盆满钵满各回各家啊。”
只有铃声和坠地的闷响。
“四千六百万,这可是有史以来的最高价。”

05

“我是不会枯萎的,放心吧。”
血液参杂着人们梦寐以求的灵晶,他奄奄一息时,晶石合同人的高涨而闪烁微弱,连起森林晴空之后的小小银河。
“我比它们都厉害。”

评论
热度 ( 9 )

© 吻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