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鱼

从事脑洞专业

本人文章均不允许转载。
不要大意地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w
我对自己作品不满意的不会点红心


神谷病患者,卡米亚女儿粉。
假面骑士萌新粉。
小交警保护协会会长
刀剑乱舞咸鱼回坑婶婶。
杰尼斯轻度中毒者。


深爱此夏,铭感相遇。
谢谢你认识我。

昨晚(今天)做梦梦到末日状况的世界。
可能会写,记录一下。

长夜里长燃橘色的篝火,建筑是残石和木制搭建的楼阁,心里还没来得及生出什么感觉,就看到一处阴影里的相川始看着我,没有交流,大概下意识就得出了他失忆了之类的结论,剑崎拍了拍我的肩,我也不知道咋想地和他们一起往前走。
走进断壁残垣之后相差无几的废墟。
我看见,ankh在一束光亮边坐着。
——不如说是几乎趴下的姿势,却用覆满坚硬鳞痕的手支撑着。
他的气息已经很弱了,并不是接近死亡的那种奄奄一息,而是因为他的音节固执地留在杂乱的呼吸里。
“不会停止的。”
在这温暖的另一端,男孩闭眼。
ankh咳嗽了一声,用说不清的目光注视着依然抱有温度的遗留之躯。
属于他的破碎衣角从柔软的小小掌心中飘离,卷入跳动的火焰。

更远处传来童谣与叹息。
陌生的,陌生的。
或者我熟知的也向如此的场景崩坠袭来。
我很慌张,找寻熟悉的人,却见剑崎悄悄走到某个角落,始也跟了过去。他对我摆手,示意我不必靠近。
背光的影子映射在尚算完整的墙体上,模糊的轮廓勉强被我窥视。
他用手指,大约是食指或中指,指腹或指节弯曲呈现的某片软肉,轻轻擦过始的喉结。
情绪和生理纠结引来的震颤,抚摸中灰尘颗粒激起的触感。
耳边升腾白雾,远望之下,那点光亮滚动水泽。
剑崎说了什么呢?
思维忍不住这么肆意构建。
声音。
话语。
名字。

“歌。”

评论 ( 15 )
热度 ( 12 )

© 吻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