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鱼

从事脑洞专业

本人文章均不允许转载。
不要大意地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w
我对自己作品不满意的不会点红心


神谷病患者,卡米亚女儿粉。
假面骑士萌新粉。
小交警保护协会会长
刀剑乱舞咸鱼回坑婶婶。
杰尼斯轻度中毒者。


深爱此夏,铭感相遇。
谢谢你认识我。

哈吉咩回家记05

Ψ再不更新回家记过意不去,一大早起来睡不着就临时写了。
Ψ目前海东挺可怜的
Ψ这一章里信息量还是有的
Ψ依然是CP缺人系列

有人把一切归类为不可逆转的意志,更多信仰者把这种意志称为神明。
而身处洪流之中的搏斗者,几乎没有人愿意把可能存在的这个人格化,哪怕逼迫着他们承认了,结论也只是命运二字而已。
既然承认了那是命运,不甘心低头的人也只好斗争下去。
直到分出胜负,也不停止。

其他人无法理解,相川始却能清晰地感知到,所谓世界。
大概是特权,拥有毁灭快捷键的joker,自然而然的,好像也要更亲近,或说更靠近被毁灭的事物本身。joker形态时,笼罩了视野的薄绿色推开了隔阂世界的大门,关联的概念连成线条,标注着隐晦未来的光点缠绕在人的脖颈、手腕、腰腹,不能言语没有思维,沉迷于杀戮和封印毁灭本能的joker不会去解读这些信息,它也从不认为眼前是一个特殊的世界,本能告诉它一切本就是如此的——
因为它从未见过其他人瞳孔映照的光景。
但是相川始知道。
借由这被算计得来的,真正胜利者的姿态。
最纯粹的远古的身躯,羸弱并且温暖。
摘下joker的构成,注视着被封印命运和即将不再是joker的存在,露出微笑的那个男人,红心2的双眼仿佛生而与相川始相合,只在第一个瞬间无限膨胀增长的,甚至自己还不自知的欲望和渴求,仅仅单纯的向往着漂亮。
所以相川始爱上了所见的,雪、摩托、三枚扣子崩落的衬衣、夜晚的灯光,吧台残留水渍的陶瓷杯件……
温馨的画面涌上来之后,一下占据了所有的空间,他能挨个数过去,然而数起来总觉得还有下一个,未耗费多久,即使还有片段排着队,但更多是习惯和熟悉,还有难以表达,是的,始终这么笨拙,他言语能组织的内容已经用光了。
属于人类的大脑不紧不慢地运转着,帮助他填补这份不知所措带来的空白。
具体措施是从记忆里找出同样深刻的部分来代替。
温热的,吐息和呼唤。
不,不能想了。
但是,但是如果不去思考这个……
可是……
已经是晚上了哦,所以不必早起也不必担心。在睡之前,悄悄想念一下,有什么不可以吗?
带着这个睡着的话……
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无论如何他都与你的心跳一起起伏,他绝对也偶然刻意地想起,然后入眠。
是吗?
是的,应该会做比谁都甜美的梦吧。

“早——午安。”海东大树把喝完的水杯放在茶几上,玻璃碰撞擦出锐鸣,显然这种意外之声不惹人喜欢,这位罪魁祸首都皱起了眉,“虽然很小,但是真的很讨厌啊。”
面不改色的相川始赞同地点头。
时钟显示一点,天光决定了并非凌晨,相川始看到海东手边的塑料包装袋和面包屑,把嘴边的建议咽了回去。
“其实diend driver也是。”
“恩?”这类骑士讨厌变身器的发言确实能吓人一跳。
“我是说……”
海东拿起diend driver,随意地转了几圈。
“越来越刺耳了。”
他拂过扳机,摩擦的细灰捻着皮肉和金属,撕扯出间断的刮挠声,他的指腹顺着轮廓虚画,那些回响宛如利刃磨砺后的杀机,直刺耳蜗。
从哪里开始的?那个过去我在追求某一样珍宝?怪盗轻松的姿态为突然的不习惯迟缓了三分之一秒,浑身沉入diend状态包裹的时候,他才能完全隔绝若有似无、无限放大的那些噪声。
“好像不存在,又好像……”
海东下意思地咬了一口手指。
听起来像相反的境遇。
相川始这么想道,将眼前的海东大树和被红心2赋予新的自我的自己对比,难免要生出荒谬感。
事实上,此刻没有任何不合适的东西,也可以说,再合适不过了。
“diend可以穿过空间的限制,所以稍稍缓解了那种感觉吗?”
“你什么意思?”
话没有说太满,相川始拿了另一段认知当反面教材。
“如果那不是骑士突发的心理问题,那么只会是外力,我的意思是能影响你的,可能在你的身边。”
“现在只有你坐在我面前啊。”
海东换了条腿架着。
“但是我不在你身边。”
“是吗?”
“我和你还不是交心的朋友,我还不能看清你心脏上盘踞的亮光是什么。”
那么顽强又阴暗,竟然闪耀着的光。
“是比喻吗?怎么听着有点别扭……”
“海东大树。”
我知道,这个人和我是无关的。
相川始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感觉。
“想要往某个人的思想和命运里种进某个东西,那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办到的。”
人类的真心很容易就能撕开看透,真正住在那里面的人往往不多。
说这样的话,不通俗世的家伙也会觉得过分。
“喂。”
身上带伤,胃里尚空,烦躁和杂草似的猛长。
原本就不是好脾气的人很容易被激怒。
“你——”
他的手抬起,指尖与一缕空气擦肩。
胸口微微透出的光再次扩张,带着唾沫的皮肤颤抖起来。
明明没有碰到任何东西。
扎进大脑深处了,不,是动脉,还是脊髓?
不知道,不知道,但是……
“啊啊啊啊啊!!”
相川始从压抑不住的惨叫中分离出了一点点音节
快停下吧,快停下吧。
心声的挣扎也被剥开。
“%^_#\#`*——”
并不是简单无意义的,那样只是在折磨海东大树,相川始感到了文字才带有的属性波动,这个结果,大约能说明某种沟通和信息的表达真实存在着。
“抱歉。”
他打晕了海东大树。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吻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