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鱼

从事脑洞专业

本人文章均不允许转载。
不要大意地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w
我对自己作品不满意的不会点红心


神谷病患者,卡米亚女儿粉。
假面骑士萌新粉。
小交警保护协会会长
刀剑乱舞咸鱼回坑婶婶。
杰尼斯轻度中毒者。


深爱此夏,铭感相遇。
谢谢你认识我。

效率最高的是学校征文X
全是矫情做作的老东西,凑数

地理课本告诉你我,九月的天光敛去时,黑夜开始走向漫长,待这早早斜阳下愈生愈长的影子停落在西风的脚尖,冬天,便来了。
云层下压,雨点拍打,合不拢的窗户引起女孩们的抱怨,瑟瑟发抖的身体进一步,陷入周身棉绒编织的小窝中。
赣州的冬天,总有股似曾相识的味道,桌椅缝隙间飘来的寒风也如同一年前几百千米外那间教室的冰冷,都是满座和涌动的人群中,徘徊那一个,是繁星映照,低眸垂首的那一个,是那一个缓缓跨过陌生,悄然与人密语的少女。大约她的眉骨教更南边的空气揉了样子,大约她的嗓音由变更的土地和梦换了声调,然而只要被她碰着,只要是遇见她,到底还是被某个瞬间戳中,无语中默默相认。
因为树叶要落下,因为花香散了。
因为我仍是我。
教室的门关紧,她站在角落。
老师挥手,冒出小声议论。
我听见许多人说未来。年轻人容易被煽动,哭笑怒悲皆是。于是引子成,心脏跟着沸腾一把,熊熊烈火焚烧迷惘,却烧不尽本来的东西。若说烦恼是塑料和麻布,那么孤独的念头就是木。纤维烧得快,烧得旺,摧枯拉朽地消逝,而生来萌发土壤怀抱的种子和成长,历经火焰,成了炭。
是了,那是炭,焦黑下匿藏的是随时复生的橙红,所谓暗火,弥久长存。
似她的双唇,无声启张。
你是否听过那样的话语呢?
并非丧气的,也不被叫安慰,她就是那样安静地宣布。
“我在这。”
佛罗伊德说,两个孤独的人在一起,会沉没得更快。
正如同他可能并没有说过这句话,你也大可不必相信——不,是一定不要相信。
不需要地理书告诉了,谁会不知道呢?
仰头所见的乌云阴霾只是依附在地球边界的一缕,无论是否存在,那之后的,更遥远的,只会是亘古不变的恒星太阳。
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人自出生起就只有一个跃动的思维。
不需要理由,也不必强求牺牲自己的血肉。旅途是需要不停相遇和爱,但终究,每一步都由你自己前行。
明白吗?
耳畔柔软的呼唤和轻轻贴在你身边的并不是冬天,而是冬天里的另一个生命,无形的心脏,三十六度八的触感,当然有温度在你的脖颈旁绽放。
你看得见光。
宇宙间传递的星云色彩,开辟世间万物的起点。源头是分子元素,是裂变折射,是亲吻呼吸……
昼夜抽离明亮,机械只望见玻璃和白墙。
你——
潜入水中,水则温暖胜过空气,踏上高山,山便回馈炙热于峰顶。
不要害怕,不要担忧谁把太阳从你指缝带走。
你本是炬火,你本是光。
明日,睁开双眼。
从来如此,不必追寻。

评论
热度 ( 2 )

© 吻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