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鱼

从事脑洞专业

本人文章均不允许转载。
不要大意地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w
我对自己作品不满意的不会点红心


神谷病患者,卡米亚女儿粉。
假面骑士萌新粉。
小交警保护协会会长
刀剑乱舞咸鱼回坑婶婶。
杰尼斯轻度中毒者。


深爱此夏,铭感相遇。
谢谢你认识我。

【地狱兄弟】Aniki

※送给 @朽木沧夙
※前方吻鱼自我放飞渐进混乱式视角偏移写法上线,先给观感不好的人道歉
※ooc预警
※他们两个人啊,真是太过于相爱了。
※还是选择不翻译Aniki,大哥没有怯生生的试探,兄长不够撒娇和亲密

“把手给我。”
这句话是突然到来的。
慌乱的视线瞬间从下方台阶的砖石转移到几步外伫立着的人,那看似慵懒却富有力量的步伐不知何时悄然停下,转换成了眼前这副驻足的姿态。
影山瞬从未想过某一天会这样居高临下,即使是字面意义,即使他早早没有了当时疯狂偏执渴望成功的心。
这是,Aniki。
他能看见矢车想的头发。shadow领导者拥有的精英造型,过去梳理涂抹的一丝不苟已经难查踪迹了,黯淡枯燥的颜色覆盖在每一根发丝上,损坏不可避免地让它微微翘曲膨胀,这种漫不经心也不至于太过,被主人任由放纵生长的野草们还是勉强乖觉地凑成一个看的过去的形状。
他曾经撩动过额前的那一簇,在某个生病的午后,睡醒的病号与偶然入眠的陪伴者,小心翼翼的接近,一触即回的抚摸。
他能看见矢车想的面庞。出于一个倾斜的异常角度,矢车想的脸并未完全呈现在瞬的眼睛里,他只能窥视那蒙上淡淡灰尘的皮肤,额头似本人一般果决的线条,往下是两段睫羽,弧度正好,重叠交织出的阴影像是梦境想象里的地狱色彩,闭合凌厉如刀锋,隐藏起低沉深邃的双瞳,然后是鼻子,高挺的鼻梁带起一抹扶手玻璃折来光泽,有股莫名的冰凉触感沿着目光蔓延到瞬的脸颊,在到达心脏之前,遇着某团冬日的烈火一样,默默减轻力道,蒸腾为水汽,柔软地消散了。
他不敢看矢车想的唇,尽管这个念头冒头的时候,观察已经结束了——略微发白的红色有点病态的嘴唇,脱水裂开的第四层皮刚在舌尖的唾沫里辗转翻滚了一番,还留有几个没被空气扎破的小泡,不甘心地在裂缝和血肉里挣扎。
他学着他的唇,开张呼吸,缓缓吐露着。
他能看见矢车想的肩膀,勾连脖颈的肌肉绵延成山的走势,银与暗黄的晶石围绕,蕴含着地狱业火的力量蛰伏其中,安静地被黑色埋藏。
这是就是Aniki。
“发够呆了吗?”
矢车想保持着等待的模样,好像风和疲倦都不能打扰那双凝视的眼睛。
Aniki在看我。
伸出的手微微蜷缩手指,扣住了他的腕。
依凭轮廓,他的指腹滚着细沙,轻柔地移动,幅度很小,皮肤与皮肤间的粗糙,若有似无的摩挲,让瞬想起矢车想变身时对蝗虫Hopper的爱抚。
不,应该是不一样的。
我当然,我肯定是不一样的。
因为Aniki他,在看着我啊!
漆黑如石,干涸的水源幸而留得一点光泽,而那唯一的波澜里,只有自己苍白的脸。
“疼的话,说出来。”
是命令的话。
“恩,没有……”瞬点头,下意识地倚靠着手腕的节点,往下走了一步。
尖锐的袭击顿时降临。
下楼梯意外的磨磨蹭蹭早早便给出预兆,他不太舒服的腿部持续酝酿着伤害,刚才也好,此前的路途也好,跟随矢车想背影的影山瞬更在意他应该距离对方多远多近,零碎的思绪涌起冲刷脑海,总会恍然忘记本有的伤势,或是确实隐隐作痛时,果断将这些苦楚都归类于地狱黑夜的名下,做着符合自己加诸定位角色的那一两个字眼,忍住所有皱眉的冲动。
“嘶——”
然而颤抖的肢体和这张怎么也学不来矢车想的嘴一如既往地出卖着他。
Aniki是世界上最强的人,谁也不可能在矢车想面前优秀,无用的影山瞬会显露出那些笨拙的缺陷是必然的。
但,我是不是太过于渺小了呢?
我能办到什么呢?我有任何值得Aniki正眼相看的本事吗?
昨天就是这样,不过是普普通通的睡觉,也能因为肌肉痉挛惊醒,不过是很快就过去的痛,为什么没压住生理的呻吟,不过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居然在打扰Aniki之后还麻烦他亲自出手解决。
似乎靠太近了,明明这片森罗地狱,弱者连远远窥探影子的资格都没有。
可是,可是……

矢车想低头,呼吸打在影山瞬的耳侧,血肉的温度暴走直上,在短暂交汇处熊熊燃烧。
是呢,是摔倒了。
输给一点点疼痛的,应在地狱里安静腐朽的,这个无比脆弱的我。
现在,正在Aniki的怀抱里。
眉骨胳在项链的最末端,温暖紧贴着脸颊涌过来,融化了清晨正冰冷的皮革,磨损严重的衣料有些扎人,却无法阻止他此刻袅袅升起的无稽之想。
要是我死掉就好了。
就这么死去。
如果Aniki的胸膛能当作故乡的土地,那么我一定要葬在这里。
闻到花香了,夜晚会散发的香气,来自春日倔强不开的花苞,年轻的樱粉色点缀夜,芬芳点缀月光,宛如无尽回荡在那段通道的脚步,扶起一无所有的躯体。
听到鸟叫了,小小一只,因陌生人惊恐地学会了飞,至少有能催眠送梦的歌喉,音节清亮,血从羽毛里渗出,在末尾渐渐喑哑,化作渴望中从未停歇的呼唤。
“瞬。”
所有希望从手中脱出逃散殆尽之时。
“瞬。”
给予未来的道路结成灵魂拍档之时。
“瞬。”
困意消退苏醒后望见彼此身影之时。
“瞬。”
释放呜咽抽噎为痛楚不停抚慰之时。
“瞬。”
我想听见,我想一直听见,听见Aniki呼唤我不值一提的名字。
贪心,不知足,任性妄为。
会被讨厌吗?
会被丢掉吗?
即使如此,我还是要日夜祈求。
Aniki,我的Aniki。
地狱给你沉默,白夜供你行走,大海吻你的发梢,天空匍匐在你的脚下。
合该拥有世界的你。
请低头。
看看我。
这颗太阳光下无处容身,天幕内最微小的,极力闪烁也没有光芒的星星。
这是秘密。
我知道我会闭上眼睛。
我知道你会给我温柔和笑容。
Aniki。

评论 ( 9 )
热度 ( 22 )

© 吻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