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鱼

从事脑洞专业

本人文章均不允许转载。
不要大意地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w
我对自己作品不满意的不会点红心


神谷病患者,卡米亚女儿粉。
假面骑士萌新粉。
小交警保护协会会长
刀剑乱舞咸鱼回坑婶婶。
杰尼斯轻度中毒者。


深爱此夏,铭感相遇。
谢谢你认识我。

【剑始】风与花

辣鸡。勿看
剑始剑无差
极其短。
ooc。

    风。
    站在胜利之后的河畔,站在战斗尾声的雪地上,站在白帜灯泡散发柔光的居所外,站在那个张开双手的背影后,站在只能看见天与海一片蔚蓝的树影前。
   他感受到的是同样的风。
   轻柔的像耳畔有过的浅浅呼吸,狂躁的像某个夜里惊醒安眠的滚雷,平凡的像傍晚散步时小心翼翼牵起的手。但是就像联想的片段都出自闭上眼就自己播放的回忆,它们是从某个人身上剥离下来的一抹影子,风也是从某个方向出发,每阵风都是隐约的熟悉,什么样的风都决心找到他,什么样的风都愿意拥抱他。
   然后所有的风都渐渐汇在一起,相互缠绕着,感受到风的知觉也开始聚拢,凝结成他回忆更深的地方才能挖掘窥探到丝毫的东西。
   睁开眼睛就能看见相框,有的放了照片,有的还没有,自从那些照片被烧毁之后,他担忧似的买了不少相框,最后承载了过去瞬间的却寥寥无几。那个时候他还没有拿起照相机记录世界的模样,相片上的总是人,抱着自己不撒手的女孩,看着女孩眯起笑眼前的女人,不知作何表情的自己。
   窗子敞开着,那是某个人昨夜幼稚的看星星的愿望,风就从昨天暗色的天幕散落些许微光分享给夜里人的地方吹进来,不重不轻的来。
   旁边的人被风吹醒了,终于动弹了一下。
   “早啊……”
  和昨夜的温度一样的怀抱跟风一起凑近,学着风包裹住他的呼吸。
   “早。”

   花。
   那是被捧在臂弯里的红百合。他后来在别的地方见过这样的花,比起精致装修的花店里摆放的,在人迹罕至的山林里,野生的原始种类要娇小得多,他也对天地生养的花朵怜爱得多。
   好像能看见了它如何在这处完全自然的天地里埋种抽芽生长,缓缓舒展开朝露亲吻晚霞浸染的花瓣。
   这样的姿态,像是一种成长,一个一无所有一无所知的人一点点看见另一个世界的光亮,被那份恒星送来的温度熏得迷茫又坚强,然后被别的生命握住双手,被牵引着前行,被呵护着寻找,途中的磕碰,或许手也被放开,但是漫漫旅途,已经可以一个人走了。
   没关系,继续吧,在没有我的地方。
   大棚温室里机械播撒,规矩成长的花朵看久了当然要乏味的,但是也正因为对生活乏味,要看清新温柔的东西,才会有人把它们也变得乏味。它们是都市里随处可见,行动匆匆的人们,细看是不一样的眼耳口鼻,远看是一样的头脑四肢。
    谁都是活下去,谁都可以活下去。
    早春的空气里,是每年每个城市都不一样的小分子,花粉飘飘悠悠地在各处,随后乏不乏味的问题,较喷嚏和就医,已经无关紧要了。
    哪怕带着口罩,人们在节日和祝福时依然想着花朵,这时候花粉症也无关紧要了。
    果然还是想让你看见花——冒着泡泡的思念这么说。
    和城市里的行人一样,最平凡的东西还是幸运又顽固地留在已经异化的躯壳里,大概在无尽的未来也不会消失。
    他谅解那些为被裁剪而生的花朵们,但还是把唯一的倾慕送给山林间有阳光的角落里生长的小家伙。
    一如他守护着世界上所有的生命,一如他隔着科学符号丈量出的遥远依旧靠近那一边的思念。
    小时候看的绘本里,也有谁对着自己的珍宝低头亲吻,也有谁将那份冲动拥入怀中,也有谁选择牺牲,也有谁留下一个永恒的影子。
    即使眼泪和懊悔还是要在午夜侵袭,即使这样的感受也可能比不过被留下的不甘心。
    即使如此,你也听到了我的话。
    生命的芬芳在地球上热烈地盛开,而我就像你的追寻,不会为谁驻足,不会停下步伐。
    如我所想,如你所知。
    因为你是我独一无二的花。

评论
热度 ( 7 )

© 吻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