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鱼

从事脑洞专业

本人文章均不允许转载。
不要大意地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w
我对自己作品不满意的不会点红心


神谷病患者,卡米亚女儿粉。
假面骑士萌新粉。
小交警保护协会会长
刀剑乱舞咸鱼回坑婶婶。
杰尼斯轻度中毒者。


深爱此夏,铭感相遇。
谢谢你认识我。

【剑始】不伟大

还是剑始无差
一如既往的剑始短篇。
关于我对于牺牲的见解吧。

   与身处人群之中,时刻与社会存在联系的相川始不同,四处流浪的剑崎一真先生对时间的判断多少出于模糊和猜测,越是离开人群,越是难以感知日月,但越是置身于自然的环境,他又越能分辨出时刻。
   几时几分几秒的太阳升起,冷了一夜的空气瞬间转暖,一点点回升的温度接触皮肤带来平缓又舒适的渐变感。几时几分几秒的鸟儿惊飞,并非突然的兴致,酝酿已久的风势掠过密林空隙之间。几时几分几秒的明月高悬,被蚕食殆尽的天光晚霞不甘心地走了,彻底蒙上的黑暗的月夜仍然有别的光芒照耀,抬头看看星星大致便知明日又该是如何的天气。
    剑崎一真从未想象过自己能过上这样无比贴合生命,感受草木天地吐息循环的日子。他本拥有一个再平凡普通不过的小小家庭,然后又撞上了一个意外的几率,肆虐的火舌带走了他前十一年的光阴,但那份伤痛的灼热却并未停留在剑崎一真的内心。
    他似乎天生就是这样的人,又似乎是经历了失去的不幸之后变成了这样的人。
    总是愿意跨过道道高坎,总是想方设法也要冲出一个前路,总是为他人为最普通的情感和故事欢笑。
     剑崎一真不喜欢做选择,他可以承受今天的水果是吃橙子还是吃苹果的选择,也可以接受心情不好的时候出门散步是去河边还是去公园的选择。但他不去选要不要帮助,要不要奉献,这些自己能做主的事情往往一瞬间变得简单起来,他随时都能顺着内心走下去。他也不去选择是否要拔出利刃,不选择是否要封印joker,他无法控制的天平两头,往任何一方的倾倒都是不公和不忍。
     以前广濑就教训过他:“你总是在这些事情上犹犹豫豫,迟早要去选择的,两边都是好的选项,都能解决问题,为什么不去选呢?你个死脑筋。”
     两边都能解决问题,没错,但剑崎知道解决问题的背后总是另一方的被伤害,或许也是自愿的牺牲,但剑崎不愿接受这个结果。
     牺牲是伟大的,主体不是自己,而是别人的时候尤其如此,那些事迹光是听人讲述就足以令人热泪盈眶。剑崎打从心底尊敬这些伟大的人和事,但他还是不能接受他人承担一切,而本该抗争的自己变成一个被保护的家伙。
     就好像被火光烘成一片橘红的那个狭小空间里,那个被开启后持续流淌着活水的水龙头,还有扭开生命之门就匆匆离去的身影。
     “我还要去……”
     去哪里呢?去救别人吗?为什么要去呢?
     小小的剑崎不明白,最终步入潇洒沉重的牺牲中的剑崎一真明白了。
     无论如何背后都会有某个人声音诉说不舍,无论如何想要一切都安然无恙的内心都会驱使着身体一往无前,无论如何都要去。
     或许也有人像我小时候那样想,那样流眼泪,但我已经不愿意当一个旁观的受益者了。哪怕我可能在两全之中还是伤害了某个人柔软的内心,但我必须要变成离开的那一个。
     即使怀着这样的心思走,把牺牲变成了卑劣的抢先,并不伟大。
     这也是一种逃避吧,好像躲起来,好像摆出这个姿态就完美无缺了。
     我对你的愿望是真实的,我希望你感受真正的人生和温情也是虔诚的,我知道你必然在露出笑容回应善意的感情时会生出此刻这样真是太好了的想法,我也知道在人声沉寂灯火尽灭的时分你会如在沙漠森林的我里一样捕捉到思念和懊悔。
     我想说对不起,我想拥抱你的体温和呼吸,我想把头埋进你的颈窝偷偷把流不出来的眼泪藏进去。
     但是,这就是剑崎一真的狡猾可恶了。
     看吧,离开的人是我,看吧,忍受孤独的人是我。
     感情像是画家的颜料,剑崎将他们倾倒在同一个调色盘格里,变成相川始的心情。
     欢笑会有的庆幸和同一片星空下传达来的思念搅在一起,宛如后印象画派的经典杰作,复杂的层层叠叠,把一切都封存进去,等待必然无穷无尽的两个生命看时光腐蚀画作的一笔一划。
     相川始迟早有一天会反应过来的,这不伟大的别离下埋藏的小小波澜。
     所以,剑崎一真永远这么祈祷。
     “如果看穿了我的想法,稍稍原谅我吧……”
     不,比起请求,还是更想这样。
     “始……”
     想呼唤你的名字。
     
      午夜的提示声从闹钟里发出,相川始坐在咖啡馆门外的台阶上,被无数个白天天音母子和客人们的气氛熏染得愈发坦诚的内心,也如往常一般,在夜晚的星光下变成另一种沉却暗含情感的节奏。
       突然的悸动,预示着某种相通的东西悄然生长。
       他的双手搭在肩后,一点点收拢,仿佛紧紧的拥抱着什么。
       “剑崎……”

评论
热度 ( 27 )

© 吻鱼 | Powered by LOFTER